快捷搜索:

加上安兹在B站的热度和高达9.6的评分

作者: 动漫动画  发布:2019-10-21

注意:写这篇文章的初衷,1是在b站“全民抗月“的背景下给理智的型月粉丝正名,2是希望为心智不成熟的人指明方向。这种事情总要有人来做啊。这篇文章只是针对动画的,和小说原作没有关系,谢谢理解。

如果不是B萌,我也许不会注意到Over lord这部动画。安兹乌尔恭在B萌的表现无疑是优秀的——海选赛得票率第二,本战进入8强,我想如果不是因为遇上红A这个蓄谋了14年的洪荒老妖他也许能走的更远。夏提亚的形象吸引了死徒化不久的我的注意,加上安兹在B站的热度和高达9.6的评分,作者又是蘑菇的粉丝(给歌月十夜投过稿),我决定补+追这部番。

图片 1

(真月谭月姬吧的吧主开出的证明)

(这部作品向型月致敬的地方很多,月球人很容易看出来。)

家兄提醒我说:“我看了几话就弃了。画风,特效不如同样是15年的FSNubw,bgm不如《白色相簿2》,思维博弈程度不如《命运石之门》,打斗效果甚至不如10年前的《空之境界剧场版》,我觉得对我而言意义不大。”

我心想:“你这家伙干嘛戴着神作的有色眼镜看东西?照这样下去恐怕没什么番能满足你的胃口吧?”

于是没有看过原作小说的我开始补+追。(我一向不认为看动画之前必须看原作。我这篇文章只说动画,不涉及小说原作。也不要在评论区涉及小说原作,谢谢。)从第一季到目前的第三季第8话,我的情感大概是这样的:

世界观的设定很有创造性,只是人物有点多,有些地方啰嗦,人物动机不明,作画有点粗糙。不过这些都没关系,如果这些缺点能改正过来,也许能成为不错的作品。希望安兹能找到支配了夏提亚的道具以及他曾经的伙伴(第一季)

怎么回事,对付蜥蜴人的过程怎么如同过家家一样?一个手下都能拿下对方全部,这剧情进展未免也太磨蹭了。塞巴斯是个好人,我向他致敬。可是一个强大点的对手都没有,八指在他的弹指间灰飞烟灭,这样真的有利于表现他的性格吗?上一季的决战还不错,安兹使出全力PVN,可是这一季怎么全是杂鱼?人类和冒险者中的精英连纳萨力克最弱的女仆都战胜不了,接下来的剧情还会有什么意义呢?决战还是自导自演的一场戏x,相比有点紧迫感(其实也没多少)上一季差远了。骨王曾经的小伙伴们,支配夏提亚的道具,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第二季)

安莉是个幸运儿无误,可是为什么只有她得到了安兹的眷顾?像她一样的村姑(某月球人语)在那个异世界也许并不少啊?节奏太糟糕了吧 ,自导自演的攻城场面应该极具冲击力,可是依然感官全无像过家家一样。东方巨人,西方魔蛇眨眼睛就被消灭,奴役了,那干嘛在战斗时畏首畏尾,拖得那么长时间,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一个立体的形象。冒险小队被诱杀之后覆灭,让我产生了一种想把骨王碎尸万端的想法。亚乌拉抛下灭国的狂言,第8级结束了。骨王曾经的小伙伴们,支配夏提亚的道具,怎么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第三季都过了2/3了!

以上是直观感受,那么我们接下来说说具体的地方。

1.世界观是好的,很有创造力,但是为什么没有表现出虚拟与现实的交织?这样就很容易导致“力量无代的现象”,让人觉得很无厘头,很古怪,好像这个人是上帝选中的一样(其实他tmd就是上帝),然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2.人物数量的安排上,人物是不是太多了?光纳萨力克就8个人,作者有没有想过想把8个人写成8个样是个很艰辛的事情?实际上作者让我吃到了苦果——8个人两个样。科塞特斯和赛巴斯是一个样,剩下所有人是一个样。其他人表现的更加明显,战士长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我根本叫不出来名字),都是一个样,杂鱼群像,而且共同的特点就是废话多,干货少,背景和心理描写,斗争几乎没有,死得还特别快。如果不能挨个表现这些人物的形象,只会给观众增加不必要的麻烦,让观众觉得很啰嗦,看着很累(人名我都记不住)。

图片 2

(FZ的人物群像刻画得就很成功,14个人真就是14个样)

3.重点来了,人物形象塑造太过单薄。我一直认为人物形象是动画的灵魂,剧情其实也是为人物形象服务。不知道作者怎么想的,居然要用“设定“来表现人物形象 。只会倒贴的魅魔就是被“设定”强行搭建起来的,那充满无厘头的情欲的眼神令人作呕。把女主的形象拿肉番来作标准是不是太过头了?一股子本子味。夏提雅你作为吸血鬼的尊严呢?难道是在“设定之下”倒贴,滥杀无辜吗?月世界的那位真祖是高贵的战士,孤独的守望者,她在惨痛的童年中挣扎,在挣扎中寻找着自己的心。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自己,你有脸自称真祖吗?(真祖这个名词似乎被用滥了,但是我们只侍奉月世界的唯一真祖)骨王同样是个不丰满的形象,除了他特别强,似乎只剩下畏首畏尾了。后来他的形象从最初的送药水角笛的上帝到收留女仆的善人再到后来一下子变成滥杀无辜,灭亡国家的屠夫,可是形象变化总得有个原因吧。有人又说:“这是设定”,可是总得表现一下他的心理斗争吧。遗憾的是,并没有。这就显得无厘头,突兀。亚乌拉和马雷,停下你们的恶作剧吧,因为那很啰嗦,很残忍 ,毫无意义。鲁迅先生恨猫,因为猫总是把猎物玩弄很久在吃掉,不好意思,我和他观点一致。小迪是“智者”,可是强度这么悬殊的情况下需要智慧吗?科塞特斯露面时间真的太短了。唯一我稍微满意的形象是赛巴斯。其他人方面用千篇一律再合适不过——和战士长相似的两个朋友(忘了名字),四个勇敢的冒险者,蜥蜴人部落,真的很难找到他们身上的不同之处。腹黑的公主尚未大显身手,她的戏份便已经结束了。心理描写几乎没有,因为人物实在太多了,根本来不及。整个作品的人物描写成了歧路亡羊,东抓一把西抓一把,立体的没有,恶心人的不少,相似的一大堆。

4.人物的强度合理吗?我怎么觉得太大了?而且是无厘头的,“设定”出来的过大?问了问贴吧大佬,这个异世界的生物最高就90级,那么纳萨力克可以说是君临天下了。以骨王的邪恶之心,不管怎么样都是残暴的统治,可是很多剧情都没什么意义,仅有的一点点智力操作也感觉像是强加的一样。实际上,人物强度过大的恶劣影响还不止于此,对打斗场面的塑造是一种伤害。爽番就是为了看打斗,结果出来个一边倒还有意思吗?对人物形象的塑造同样不利,如果说科塞特斯是人物太多的受害者,那么赛巴斯就是强度过大的受害者。收留琪雅蕾的过程太过简单,某些地方又很啰嗦,始终没有表现出琪雅蕾或者说赛巴斯的心理挣扎。剿灭八指的战斗在10秒钟之内结束,爽都不过瘾,更别提让人物形象立体化了。

图片 3

(我以为我会看到藤乃那样的配角,但丸山让我失望了)骨王就更不用说,身为无上至尊,形象却单薄得如同冢中枯骨(哎,他本来就是),实力与行为完全不匹配,没有什么我看得上的性格。“无上至尊”这个称呼中二又可笑,让人想起金庸笔下那个名为东方不败的魔王。在月球,强悍如爱尔奎特,高洁如阿尔托莉雅,也只是叫一声“王”,“殿下”,安兹乌尔恭你有什么脸面被称为“无上至尊”?

5.反派设定。有人说骨王就是反派,主人公既是反派。可是反派你也得有点东西吧,因为这么做你就必须刻画和主人公对抗的正面人物来表现主人公,导致主人公身上笔墨减少,而这又与主人公的定位矛盾。这种情况我并不是没见过,魔法使之夜中苍崎橙子就是主人公兼大反派。可是在橙子身上我看到的是不畏艰险,是不惧强权。没有魔术刻印她可以做,没有魔术知识她可以学。被剥夺继承权的她始终没有放弃她的理想,远渡重洋,学到地老天荒,天昏地暗,去寻找魔术的真谛,去寻找万物的根源。在英国身为黄种人的她被瞧不起,被人揭疮疤,被人叫“伤痛**”,被人用“赤之位”搪塞和羞辱..一根又一根燃烧的不是香烟,而是乡愁和愤怒,一遍又一遍擦拭的不是眼镜,而是决心和意志。戴上眼镜,身为冠位人偶师,她实至名归,摘下眼镜,身为橙色复仇者,她理所当然。这才是真正合格的主角兼反派形象鲜明立体,动机明确,极具魅力。可是骨王有她的1/10的人设吗?我怎么觉得没有啊。我看过一些描写人性恶的作品,比如《白夜行》就是我十分喜欢的作品(其实也是主角是反派)《白夜行》中的恶是痛与伤中诞生的恶,是污浊社会中诞生的恶,极具震撼力,让人对社会产生反思。月世界也有黑暗的地方,远野四季,巫净琥珀,浅上藤乃的恶走投无路下的恶,roa,白纯里绪的恶是情欲下偶然产生的恶,间桐脏砚,尼禄卡欧斯的恶是扭曲的理想…等等,他们的恶都是有源头,有理由的恶,我觉得我都可以接受,甚至远野慎久我都可以原谅。但是在over lord。我以为我能看到人性的恶,结果我看到的是无逻辑,无厘头的恶——恶趣味,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愤怒了,说是反人类都不为过。

如果我也在那个异世界,真祖赐予我力量,魔法使赐予我勇气,直死之魔眼让我看穿他那无厘头的恶,我要举起誓约胜利之剑,把这个支配世界,胡作非为的魔王碎尸万段。

图片 4

加上安兹在B站的热度和高达9.6的评分。(我永远喜欢伤痛**。空境被圈粉入了魔夜,彻底喜欢上她不能自拔。家兄也非常喜欢她,说她是:“法师中的工匠”)

加上安兹在B站的热度和高达9.6的评分。加上安兹在B站的热度和高达9.6的评分。加上安兹在B站的热度和高达9.6的评分。综上所述,Overlord发展到现在,失去了一个番剧的基本元素,没有顺畅的故事线,没有主人公的成长,没有合格的反派。毫不夸张得说,它处于崩溃的边缘。

也许有人说我是月球人,肯定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东西。实际上我从未这样,我的入坑番并不是型月的作品,我只是个登月不到3年的萌新,写点东西也都是言为心声。月外的龙与虎,CLANNAD(看番后被圈粉玩了原作游戏),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白色相簿2,冰菓(看番后被圈粉,看了原作小说)等等都是我十分欣赏的作品。之所以我热爱型月,是因为型月这个ip中的很多人让我看到了很多立体的人物形象和人性的光辉。纳萨力克的人,绝大多数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那极少数我看好的人,也没有得到精雕细琢。那么说说我喜欢什么样的人吧,什么样的人格被我认为是闪光的。

我喜欢那些英勇顽强,不畏艰辛的人,如苍崎橙子,上文说过,这里不再赘述。

我喜欢那些信仰坚贞,无所畏惧的人。想了很久,我眼里只有她——阿尔托利亚月世界的至高王能代表这类人。她的理想只是一个小姑娘的想法,然而抛却理智,只问本心,我看到的是一个人格高风亮节金光闪闪的骑士王,是一个光明磊落,以武止戈的统治者。同样是为了人民,同样是为了自己的组织(对Saber来说是国家)在FZ16话她只用一只手和Lancer角斗,不赞同切嗣的暗杀,和Overlord里靠装备,等级压制的骨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喜欢那些历尽磨难之后成为英雄的人,如卫宫切嗣。和骨王一样,他做事不择手段,是个屠夫。然而,沾满鲜血的双手,背后却是吸血鬼阴影下的童年,绑在电车轨道上的青年和残酷的圣杯战争。他始终没有放弃“正义的伙伴”这个梦想,在面对圣杯的时候他仍然希望“牺牲少数拯救多数”“世界和平”。他输了,落得一个英雄末路的结果,最终与同样成为抑止力齿轮的红色Archer见面。他失败了,但没有人会瞧不起他,因为他历尽磨难,和罗伯特*斯科特一样,是失败的英雄,是伟大的悲剧。

我喜欢那些不畏心魔,战胜自我的人。青色的魔法使一脚踏入非人的世界,面对怀疑,面对自己半吊子的水准,面对同样人格闪光的姐姐。她“无论如何都想救救这家伙”。被你们月黑骂“后宫土狼”的士郎同样是战胜自我的典型,红色的Archer想让他抱着理想溺死,但他没有屈服。

我喜欢那些淳朴善良,温柔谦逊的人。像那个高喊“杀人是不对的”的乡野村夫,像那个对堕落的学妹学长不离不弃,不愿伤害任何人的美男子。他们我在是喧嚣都市中的那一份静谧,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社会中的一捧清流。

图片 5

遗憾的是,实力至上的Overlord 中95%是污浊,仅有的5%光辉也被错误设定的实力遮住了,我没有看到我喜欢的人。但我最痛恨的,莫过于在这个异世界实力至上,菜是原罪。因为在月世界,菜不是原罪,恶才是原罪,滥杀无辜,肆意掠夺,倚强凌弱才是原罪。黑桐干也在实力上是弱小的,然而两仪式却对他不离不弃;白纯里绪在实力上是强大的,两仪式却对他说;“我讨厌弱者”,何哉?因为黑桐干也是内心的强者,他从不愿伤害别人,他敢于面对受教于时钟塔的魔术师,对堕落的学长和学妹不离不弃,他是内心的强者。白纯刚好相反,不敢面对失败,不敢面对错误,连一个想保护的人都没有,自己堕落还要把无辜的路人拉下水,他是内心的弱者。实力上的强弱可能取决于先天,但内心上的强弱取决于后天。安兹乌尔恭便是这样的弱者,试问没了等级压制,没了装备,他与蝼蚁有何区别?如果现实中的社会也和这个异世界一样,实力至上,那人还和禽兽有何区别?

在《月姬》里,仅仅是因为志贵利用直死之魔眼锯断了一棵树,他的老师苍崎青子就毫不犹豫地打了他一个耳光。青子说她永远不会为那一个耳光道歉。因为任何视生命轻贱的行为都是十分危险的,而做这种事的人,在月世界是要遭天谴的。

相似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家兄在三科都考满分的情况下,偷拿了茶几上的10块钱去充超级拉姆。母亲两眼含泪,打了他一个耳光,告诉我们第一个受益一生的道理:“人可以不优秀,不可以不道德。” 我就在这种道德观念下长大。实际上,型月并没有教我什么大道理,但教导我一条做人的原则:人可以不优秀,但不可以有罪恶。宁可做善良的愚者,也不能做卑劣的智者。普通,无能都不是原罪,恶才是。相形之下,overlord就如同蝼蚁一般渺小,因为为它的主人公把自己的繁荣和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死亡与毁灭之上,它所塑造的世界,是黑暗,愚蠢,又荒谬的。更可怕的是,它可能会制造出一个错误的价值观导向,这对于没有实名注册和18禁机制的网站来说是很危险的。前一段甘肃女孩跳楼事件,引起了多少人的叹息。我希望有一天,人们喊的不是“跳下去!”,而是“活下去”。但安兹的行为,比喊“跳下去”还要恶劣…放在现代的任何国家都是反人类。我想现实中那些给骨王叫好的人,到时候也许就会出现在那些喊“跳下去”的人群中。(空之境界被禁播下架的时候我没有一句怨言。我觉得就算是它价值观导向正确,但有血腥,猎奇的成分,仍然有一定危险性) 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我也很欣赏阿虚的那句话,但我觉得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阿虚那样理智。毕竟,世界上最难做到的就是明辨是非,而很多人(我觉得也包括我在内)可能都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我认为无论是overlord的缔造者,还是它的粉丝,都应该考虑一下缔造,引进或是赞美它所带来的后果。如果overlord真的能做到r18,我也没什么意见。但就我们国家现在分级制度,实名制不健全的情况下,这个三观不正的番剧在流量极大的某站上大行其道,我觉得有一定的危险性。

综上所述,对于喜欢上型月这个IP我永远都不后悔,但我不喜欢这部动画。一部动画,居然要靠设定来塑造人物形象,搞出来杂鱼群像和不讨喜的主人公,让人不看设定集和原作看不清楚人物的动机,和粉丝向动画无异。过大的实力差距,把爽这个原则也给盖住了。人性中充满光辉的地方难以体现,无厘头的恶却横行霸道,简直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卖肉吸粉,恶趣味一大堆。你说他是喜剧,他让你笑不出来,感到恶心,你说他是悲剧,他情感不明显,场面不震撼,人物脸谱化。这种番剧居然还成了霸权,b站评分高达9.6(FZ那种好作品才9.3),真是为天下笑。我也不想再追了,因为花时间追这番真不如回到三咲町的洋馆听远野秋叶用小提琴为我演奏一遍<FIVE>,让一个生活中的弱者感到一腔热血,充满力量。

我们会一直在那座破落的洋馆等下去,直到只属于月世界的真祖归来。

图片 6

(这篇文章也被发表在知乎上,没错,是本人)

(欢迎意见不同者交流,欢迎月球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两仪齐格鲁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发布于 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加上安兹在B站的热度和高达9.6的评分

关键词: